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情亲美文 > 怀念母亲的文章:怀念母亲情亲美文

怀念母亲的文章:怀念母亲

明溦 2020-07-20 10:14:40【情亲美文】人已围观

简介怀念母亲春残江花不择期,盛衰无常诚虔祈。娘亲薨落伤心泪,天寒黄泉谁赠衣?正当母亲儿孙满堂、乐享天年之时,却因癌症于2013年4月21日(农历三月十二)与世长辞了。母亲江家凤,生于194

暖<a href=http://comco.com.cn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美文社</a>:怀念母亲

怀念母亲

春残江花不择期,盛衰无常诚虔祈。

娘亲薨落伤心泪,天寒黄泉谁赠衣?

正当母亲儿孙满堂、乐享天年之时,却因癌症于2013年4月21日(农历三月十二)与世长辞了。母亲江家凤,生于1945年2月13日(农历大年初一),享年69岁。子欲孝而亲不待,树欲静而风不止,未到古稀之年就离开了我们,作为子女,悲痛欲绝。在母亲逝世四周年的清明节来临之际,我想用台湾诗人余光中的诗歌《招魂的短笛》来缅怀您!

魂兮归来,母亲啊,东方不可以久留,

诞生台风的热带海,

七月的北太平洋气压很低。

魂兮归来,母亲啊,南方不可以久留,

太阳火车的单行道 ,

七月的赤道灸行人的脚心。

魂兮归来,母亲啊,北方不可以久留,

驯鹿的白色王国,

七月里没有安息夜,只有白昼。

魂兮归来,母亲啊,异国不可以久留。

小小的骨灰匣梦寐在落地窗畔,

伴着你手栽的小植物们。

归来啊,母亲,来守你火后的小城。

春天来时,我将踏湿冷的清明路,

葬你于故乡的一个小坟。

葬你于江南,江南的一个小镇。

垂柳的垂发直垂到你的坟上,

等春天来时,你要做一个女孩子的梦,

梦见你的母亲。

而清明的路上,母亲啊,我的足印将深深,

柳树的长发上滴着雨,母亲啊,滴着我的回忆,

魂兮归来,母亲啊,来守这四方的空城。

凄惨的童年。母亲的童年命运比较凄惨。她在家里排行最小,那个年月,每个家庭子女都很多,母亲有3个哥哥3个姐姐。听母亲说,她其中一个姐姐刚出生,因家境贫寒,无力抚养,被人抱养了,至今下落不明。目前母亲的3个哥哥均不世了,惟有母亲的1个79岁姐姐健在。母亲刚出生2岁的时候,外婆就去逝了,4岁的时候外公也永远离开了她,母亲成为孤儿。由于家族兄妹年龄悬殊比较大,母亲只能依靠大舅舅一家抚养,那时大表姐跟母亲一般大,可以说,母亲是喝着大舅妈的奶水长大的。母亲在世时,总是念叨着大舅妈的恩情。

人勤地不懒。母亲由于家境贫苦,从小没有读书识字,17岁的时候从江北远嫁到江南芜湖农村,与父亲一起走过了金婚50多个春秋,生育了我们4个姐弟,大姐、大哥、二哥和我。母亲勤劳、朴实、善良,打谷、插田、种菜、养鸡,农活样样是把好手,田地里收拾得井井有条,每年都有好收成,大姐、大哥、二哥与母亲居住在同一个村,毗邻而居、守望相助,在母亲的影响下,他们也生活得红红火火,与邻里关系和睦相处。

儿行千里母担忧。在我19岁那年,背井离乡、远离父母,从遥远的安徽来到广东入伍当兵,在这里工作、生活,最后在这里定居。从弱冠之年离家,到如今近知天命之年,一晃离开家乡28年了,人到中年,成为了他乡人。母亲是给我生命的人,身在他乡,母亲总是牵挂着我的衣食冷暖,经常教育我多学习,踏实做人。这么多年来,虽然没有大的进步,但是每一次能够超越自我,都是离不开母亲对我的谆谆教导。

在母亲逝世的这段时光,我再读台湾诗人余光中的诗歌《乡愁》: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

心情别样凝重,我仿佛深深地领会到诗人对乡愁的感悟,更加深了对母亲的怀念。母亲从癌症发病一年有余,多次住院,我也曾几次回家探望,但最后一次却不相同。在她临终前一日,仿佛心有灵犀,我从千里之外的广东赶回来了,母亲虽然被病魔折磨得只剩一把骨头,病入膏肓,已经不能用语言交流了,我呼唤着躺在病床上的妈妈,母亲突然很清醒,兴奋得差点头昂起来了,泪水一汪,干瘦的脸颊上流淌出几颗泪珠,弥留之际,母亲见到我回来了。父亲看到母亲痛苦又高兴的表情,控制不住自己的悲伤,转身掩面而泣,在场的亲朋好友,无不流下了伤心的泪水。本以为又像前几次一样,只是回来探望病中的母亲,所以也未将我的爱人和小孩带回来。近几年回安徽老家,要么开车自驾,要么乘坐飞机,乘火车也是硬卧票,可这次却偏偏乘坐的火车是硬座(没有买到卧铺票也要回),冥冥之中,就是回来为母亲送终的。虽然我的爱人和孩子没有给母亲送终,留下了遗憾,但感到欣慰的是在母亲临终前,我能在她病榻前守夜、尽孝,送她老人家最后一程。

多年来,回首我离家当兵之时,母亲模样清纯,满头乌发,每次回家探亲,看到母亲高兴的样子,笑得合不拢嘴,今后我还能看到那张笑脸吗?哪怕是看到满头银发的母亲,不能了,母亲已仙鹤而去,永远地离开了我;每次吃到母亲给我做的饭菜,虽然不是山珍海味,但在我心里,那是世上最可口的,今后还会尝到那个味道吗?不能了,只有母亲才能做出那个味道;当我初为人父之时,母亲经常跟我说,她最对不起的是我,因为没有帮我带过孩子,我多么希望母亲来帮我照顾她的孙辈啊!不能了,我并不希望母亲为我而劳累,但母亲为我劳累的这种机会再也没有了。有人说,母亲在哪里,家就在哪里,可如今,我的家在哪里?只有母亲在,我才觉得自己有家。

头白鸳鸯失伴飞。父亲比母亲年长9岁,母亲去逝4周年了,父亲如今已过耄耋之年,原本身体很好,因母亲的病情,父亲一直在母亲身边端水送饭、端尿端屎,悉心照料,虽然有我们四个儿女,但真正能够厮守母亲的,只有父亲。母亲在病重的时候,经常半夜不能睡眠,有时要喂水喂药,父亲长期服侍着母亲。而今母亲走后,父亲像一只孤单的鸳鸯,身体一下子衰老了很多,高血压、心机梗塞、肾结石等多种疾病折磨着他,经常住院治疗,孤单、寂寞,有时偷偷地跑到母亲坟前哭泣,知道这些,我的心揪着痛。由于病急乱投医,2016年,父亲听信了江湖骗子的谎言,花了近万元购买了高电位治疗仪,花了3000多元,买了不相干的无效药品,对于一个农村老人来说是一笔巨款,只换得一些心理慰籍。作为子女,在谴责骗子的时候,我们还能责备老人吗?如果母亲健在,这样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孝亲

素心思亲几春秋?对语黄土把泪流。

欲养不待凡间事,落花无声空悔羞。

耄耋之年忘增寿,期颐人瑞子孙求。

孝亲不难色更难,敬老报恩顺解忧。

愿母亲的在天之灵——安息吧!

暖美文社:怀念母亲

作者:方玉华,男,1970年5月出生,安徽芜湖人,大学本科学历,曾在海军部队服役,转业干部,公务员,爱好古典诗词,业余时间笔耕不辍,首创律诗和词50多首。

很赞哦! ()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