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励志故事 > 真实创业故事10000多例励志故事

真实创业故事10000多例

明溦 2020-10-16 13:42:18【励志故事】人已围观

简介本文为原创真实故事,禁止转载。讲述人:涛涛,文章作者鲍尔日。回望漂泊在异国他乡觅食的这十一年,不是一句酸甜苦辣俱全能概括的。今天我和大家分享的是我远离家乡去老挝打拼的辛

本文为原创真实故事,禁止转载。讲述人:涛涛,文章作者鲍尔日。

回望漂泊在异国他乡觅食的这十一年,不是一句酸甜苦辣俱全能概括的。今天我和大家分享的是我远离家乡去老挝打拼的辛酸与喜乐,从3000元本金到年营业几千万的创业故事。

 

01 前往老挝觅食

真实故事:美女创业传奇,我如何在老挝打拼成千万富翁

出发前拍的照片

我属早婚,20岁结婚,21岁生子,23岁生日在南下的火车上过的。和那时代许多人一样上过流水线当过生产工,干过品管跑过业务,10把年来我们再怎么努力,到头来是“吃光浪光,身体还不健康了”。常年业务高压诱发了甲亢,性格随着容貌变化发生极终逆变。

从阳光、自信、积极,变成了自卑、不敢与人正视、沉默消极。但生活还要继续。房子也没有,全家人挤在公婆家单位房的过道里,光明正大的夫妻搞得像做贼一样偷偷摸摸。

妹妹在老挝做了一年手机生意,说行情还可以。2008年春天我和孩他爹商量后,决定让我先去探路。于是我带着3000块钱购买的美甲用品,当时这是我全部家当,拖着两大箱坐上了国际班车。

 

02 忍耐是有限度的

经云南进老挝,路况崎岖蜿蜒峭壁,车上乘客左摇又晃。最让人尴尬的是这辆国际班车,却连厕所也没有。大巴车开到4小时后,车停了,司机大声对乘客说:大家都下来解手啊。我以为到了加油站,一看傻了,荒山野岭。

司机一边作式拉拉链一边呟喝:男同志到车前面,女同志到车后面去。说完,大汉司机带着一帮男乘客往车前面站,毫无顾忌的打开裤裆撒尿。所有的女乘客都往车的后方走去,唯有我扭头就跑回了车里。

稀稀拉拉的不到10分钟,所有人都上了车,每个人都不吭声,可能是觉得有些尴尬。同铺老乡知道我没有下车解决,笑话我:都生过崽的人了,还怕丑啊,这是没有办法的。一路上还要停很多次,你闭着眼,赶紧拉完赶紧上车,反正大家都一样。

事实证明我是做了个非常愚蠢的选择,尽管我控制自己不喝水,接下来两个小时的憋尿让我领略到了什么是度秒如年。全车人都解决了,我却憋得双眼发红,不时的右手握住拳头压着左手心,双腿紧紧交叉,咬着牙齿紧憋着。

心里那个焦急啊,偏偏车里还有人讲,所行的路上有土匪,还有反对党余部出没抢劫。终于熬到了下一次停车,这次我管他形象不形象,管他土匪不土匪,第一个冲下了车。心急如焚的我手忙脚乱的拉下裤子一蹲,听着地下的泥土发出冲击的声音,感觉人生达到了巅峰。

 

03 到处推销,我有些绝望

上车后感觉屁股传来一阵刺痛,刚才手忙脚乱的不知是被指甲还是被路边野枝划伤了。通过四天三夜的颠簸,与妹妹汇合,我们通过万象继续前往800公里到达巴色。

到达目的地后,因为当初所选的生意,无法打开局面。一直不敢出去租房住,说实话当时也没有钱出去租房,于是与妹妹一家挤一间房打地铺。在国外,初来乍到,几家人挤在一间房打地铺的现象很常见,互帮互助,抱团闯荡。后面孩子他爹过来,还打了一个多月地铺才外出租房。

还是没有找到很好的生意做,他爹开始心生退意。而我不肯认输,在妹妹店里拿点电池充电器耳机之类的产品,就前往陌生的城市(老安)推销。语言不通,可以连说带比划;不会谈价,用计算器按数字。比划划间竟然做成了第一笔生意,别提有多高兴了。

夕阳西下,残阳如血,而我心彷徨,前不知所往,退不会说话,不知怎么搭车。我还是决定沿着这条路走下去!

直至今天我都记得那一天的天空,以及我当时的心情。眼瞅着余晖一点一点消散在夜幕,惶恐孤独委屈,这夜色中的群山像张牙舞爪的魔鬼步步逼近。拉着拖杆的手开始冒汗,深深地吸了口气,快步小跑起来,终于找到一家中国人开的店。

回家的车上,售票员笑盈盈地对我说出长长一串老挝语,我瞪圆双眼竖起耳朵努力捕捉能听懂的关键词,本来要到巴色的,由于还有一个地方是巴山,两个相似发音的地方相距四五百公里,一下把我给整懵了。

 

04 恶补老挝语,渐有起色

从此之后我开始恶补老挝话,小本本握手中,即问即写,中文音译。拉着货在异国他乡四处贩卖。到处推销,有时候一天卖不了几个子儿,有时30块,有时50块。运气好的时候可以挣个300、400元人民币的样子,自从语言能勉强沟通后,买卖就有了新的起色。

我们推销的范围越来越大,离所住的地方越来越远,有时候跑出去几百公里算正常,所有的辛苦都比不上收获的欣喜。有一天趴在旅馆的床上,一单一单算着当天的收获,单日收入换算成人民币居然超过1000元的时候,乐得在床上打起了滚,立马打电话告诉孩他爹以及我妹妹她们每一个人。

随着不间断的外出送货,每天的收入也不断的提高。坐公共交通来往觉得不够快,如是在半年后,借钱买了一辆3万块钱的破车。装整整一车的货,从首都开始,一路向南送,然后休整几天又发一批货从南往北,一路送上去,八百公里范围内哪里有市场,哪里就有我的身影。

出门讨生活受点委屈很正常。记得有一次,来到一个中国老乡的店里面,我把样品摆在地上,给她挑选完产品以后,价格比省城贵两块钱。她要求我价格跟省城一样,我跟她解释,也让我赚点车费和生活费。

她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头一抬,用脚把样品一踢,说:“我有车可自己去进货,不要多说了,价格一样就要,我不喜欢讲多话。”没办法,我心里虽然有骂不完的脏话,但脸上还是选择了笑嘻嘻地配合,好吧,依你的,谁叫老板娘这么漂亮呢。

意外的是她付完钱后,又将我引荐给了隔一个店的亲戚家。这对夫妻进了不少货没还价。而她自己之后一直在我家进货,和我们成为了很好的搭档和朋友。直到她回中国,他儿子接手经营也依然继续在我家进货。

 

05 不断打拼,终于成了气候

真实故事:美女创业传奇,我如何在老挝打拼成千万富翁

 

经常跑车,最害怕的就是警察了,老挝的警察相对来说没有那么规范。记得有一次晚上赶回省城,70公里的路被拦了5次,遇到荷枪实弹的特警,这阵仗哪见过啊,感觉脚都有点发抖。打招呼应该说Sabade,结果被我说成了谢谢Hopethat。

我胆颤心惊的不敢下车,因为脚下踩着一包货款,如果被发现我带着那么大一包钱,他们肯定会狮子大开口的进行敲诈。我看着他们打电话给公安,又打给税务,像看到肥羊的野狼,兴奋地绕着车子打圈圈。

因为这些东西都没有税票的,我只得乖乖打了小费。他们得了好处后一下就站到了我这一边:“你们别回去了,今天晚上搞行动,路上还有很多卡子。我送你们去附近的酒店睡觉吧。”我也平生第一次享受了老挝特警开道的殊荣。

说到税务就很头疼了,整个一猫与老鼠的游戏。半夜起床接货,跑几十公里接货,前后左右警觉有无可疑车辆跟随。被发现随便一开口就要罚上万元,我们这种小生意只能陪笑脸,装孙子,叫穷,撒泼各种招无所不用。

记得有一次货被没收,将我连货带上税务车上。税务官们开车带我绕着城市转了一圈,边开边和我谈价钱。我象个专职演员一样将上述手段一一演练,价格还是谈不下,心里恨恨的却又没半点办法。只得气呼呼把钱给他,他们收了钱马上把我的货往地上一丢,车都没有停稳就把我推下来,然后一溜烟跑了。

就这样历尽千辛万苦,终于站稳了脚跟。到了年底,因为客户群体越来越大,我们便租了固定店面做批发。事业也从此走上了正轨,得到了长足的进步。搞几年批发后,感觉到这边会慢慢和中国一样,专卖场正品机器应该是发展的必然。所以一口气租下了5个门面打通做成了大卖场。这在当时光装修费,就花了30万,这一举动让我们成了别人眼中的疯子。

夜深人静时我也常常想,我们这真的是疯吗,如果不敢投入,又怎么去引领一个行业。计成本的叫买卖,不计成本的,才叫开拓吧。正是这种不计成本的投入,让更多的顾客,朋友对我们增强了信任度。自然,一些优势资源开始向我们聚拢,我们代理了一个知名手机品牌,直营加盟卖场遍布四省;还购车置地,加盟了一家知名快递公司。

通过我们的不断努力,由11年前的3000元本钱起步,在这异国他乡无依无靠的默默耕耘,从4个人发展到了现在几十号人的团队,年营业额几千万;从一辆3万块钱的破车到大大小小高中低档7、8辆车;从被税务追着跑,到现在开个分店剪个彩,偶尔也能请省长及各局长来热闹热闹了。

06 在陌生与熟悉徘徊

到老挝的第三年后,第一次回国很激动,听到中国边检工作人民一句标准的:你好。我心潮澎湃,终于可以说中文了。可是回国以后发现,要讲的事原来没人感兴趣,想念的朋友也已经有了新朋友,死党也已经变成别人的死党了。

钱包己经用不上了,简单的手机界面被各种APP占据,不会淘宝,没有支付宝,零网购记录被视为怪人。坐地铁高铁不会买票,放张20进去一次次被退回看着街上写着各种网红打卡,网红这这个,网红那个。

想去的地方突然也找不到人陪了,就算有人陪那旧地方也不复存在了。儿子也已经长成大男子汉了,如果不是在家里相见,在街上迎面相逢,极可能相逢不相识。一声磁性的男中音:妈妈。击穿记忆中的清脆童声,也击碎了我伪装的笑脸,泪雨狂飞,相思,自责,心疼,心酸......

一声妈妈后的沉默,真实地反映着礼貌而非亲密,亲近的母子关系。生意要继续,在一声声催促下,又踏上异国他乡之路。我突然发现,我现在在老家逛一天街也遇不上一个熟人;但在老挝逛个街、吃个饭、散个步、甚至上个洗手间到处有人点头。我不明白怎么回国变成了出国,出国却变成了回家,我只能泪眼婆娑。

很赞哦! ()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