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励志故事 > 「散文」 秋行西晃山励志故事

「散文」 秋行西晃山

明溦 2020-11-19 22:44:53【励志故事】人已围观

简介作者:边城野鹤 // 责编:一默

 西晃山,位于芷江五郎溪乡,北望万山铜仁,东连雪峰,西接云贵高原的天雷山脉,绵延数百里,巍峨屹立在湘黔边陲。
  西晃山在祖国大地无数名山胜岩谱中,

作者:边城野鹤 // 责编:一默


「散文」 秋行西晃山


 西晃山,位于芷江五郎溪乡,北望万山铜仁,东连雪峰,西接云贵高原的天雷山脉,绵延数百里,巍峨屹立在湘黔边陲。


  西晃山在祖国大地无数名山胜岩谱中,很难找到她的名字,在历代的山水诗中,也难寻着赞颂她的诗句。写了四十卷《水经注》的郦道元未来得及留墨,日皇皇游天下名山的游行之父徐霞客也未曾造访。


  西晃山既无黄山之娇,又无娥媚之美,无泰山“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之雄伟,无华山之险峻,也无衡山之种秀,无天姥之“连天向天横”,无蜀道之“天梯石栈相钩连”……然而,在我们湘黔边陲人们的心目中,却充满了传奇的色彩。那里的山峰,原始的莽林,构成了富有特色的雄浑壮丽的画卷。


「散文」 秋行西晃山


  西晃山的魅力,在于那里有湘西第一峰的金顶,在于那里是“黔楚咽喉”的第一大屏障,是历代军事要冲。据载,杨五郎曾带兵在此饮过马而有五郎溪;在于那古老文明的土壤中不仅有陆续出土的明代乌纽壘罐,而且还有新石器朝代的石斧、石锛等历史文物;在于那深山莽林中存有久已闻名世界的我国著名的孑遗植物银杏、鹅掌楸等,而且还有填补了湖南树种名录空白的秋枫;在于那山涧密林中仍然能看到的濒临绝迹的珍稀动物……


  我曾怀着虔诚之心,朝觐过井岗,顶礼过韶山,拜谒过宝塔山……唯独故乡的西晃山不曾涉足。由于山太高,峰巅高出云表,孤峭插天,崖陡路险,一般孩子上不去。对于这座神奇的大山,我虽早已心向往之,梦寐求之,可一直没有机缘满足我的愿望。


  去年深秋时节,我有幸与几位朋友一行七人,终于登上了西晃山。


  山是一峰接一峰,一岭重一岭,山路蜿蜒起伏,来回足要一天。我们起得很早,晨雾很大,五米之外就看不清人了。向导是位参加过抗美援朝,现在已退休的林场支部书记老张。他嘱咐我们多穿衣服,山顶风大。


「散文」 秋行西晃山


  小车沿着一条蛇形公路,七拐八弯,左盘右旋,随着车子不断爬高,道道金光从东天闪射出来,白雾缓缓升腾,山野越来越空旷,天地也愈来愈广袤。绿色王国里的奇姿妙色格外惹眼,绿得那样纯洁,绿得让人六根清净,心中感到惬意极了。想起平时坐在办公室里,低头有看不完的文稿,抬头有看腻了的面孔。窗外是劈面矗立的楼房,街道是熙熙攘攘喧嚣的人流车辆,这种往复机械似的生活,仿佛失去了人生存的意义。


  小车大约颠簸了半个小时,走了五分之一的路程,公路没了,尽头是五郎溪国营林场的一个分场场部。这里有一个人工开辟的草坪,只有两栋小木屋。在这里有一些从麻阳来的临时当伐木工的山民,正在三三两两地用三个石头支起铁锅,升起了缕缕炊烟,仿佛把我们带进了一个悠远的时代。山民们很淳朴、热情,留我们在这里吃早饭。虽然吃的是南瓜,豆腐干两样菜,筷子是临时削的竹棍,坐的是圆木头,但我觉得比那雅座中的美味佳肴香甜可口得多,别有一番风情和韵味,而且只觉得舒服畅快,浑身是劲,仿佛把西晃山的灵气,满山秀色和满目秋光都吃进肚子里去了!


  弃车步行,进入西晃山腹地,这里有上千亩原始次森林,苍松翠柏,有珍贵的树种银杏、鹅掌楸,云山伯乐、秋枫、河边蚊母、巴东木莲、水杉、子褂木……,还有很多我叫不出名的阔叶树,亭亭如盖,树干或挺立,或倾斜或倒挂或纠缠,或旋转或弯曲或横生,蓬蓬勃勃地舒展枝条,兴兴旺旺地萌发叶片,然后又将落叶厚厚实实地腐烂在根部。几千万年来,它们如此死死生生,枯枯荣荣,旧旧新新地一代又一代在深山顽强承继、延续。山径旁的树枝常常抚摸我们的肩膀和头颅,有的却扯住我们的裤脚,仿佛告诉我们,它们有着傲视人生和一切哺乳动物的优越感,有着尘世不可企及的超脱感,有着使中国历史上那一次遗恨千古的大砍伐显得无可奈何的自豪感……


  这里的绿色谁也无法亵渎,只有动物栖息、鸟雀啁啾。司机小彭面对“鸟鸣山更幽”的情景不服气忽然一声“啊嗬!”宏亮的声音在山谷间久久回荡。随着鸟儿惊飞我的思绪跟着轻灵地飞翔起来……


「散文」 秋行西晃山


  忽然间,闻得远处有阵阵高山流水的声音,汩汩有如洞箫古筝。循着声音走,却见一幅洒玉抛银的瀑布沿崖直泻而下,声震如雷。那清清亮亮的活水,来自和这片原始次森林默契配合的深藏林间的“神龙洞”(又名观音洞)。洞中的泉水终年不断,沿着山涧推涌撞击,敲出一种洪荒蛮野的韵致,润育着山中万物。洞中有娃娃鱼,据说还有一条“龙”。向导老张说:以前麻阳的一山民在此喝水,看见洞中有茶杯口大的一对绿莹莹的眼睛,他吓得一口气跑到家,可是已讲不得话,当晚就死了。但我还是大着胆子,掬一捧散发着苔鲜香味,岩石香味和朽木香味的涧水洗我的手,洗我的脚,洗我那颗沾附世俗尘埃的心。


  随着欢声笑语,继续攀缘而上。一路峰回路转,移步换景,越过南麓遐尔皆知的白竹林,眼前突然呈现出一簇簇、一坡坡、灿烂辉煌的野菊花。嗬!有谁见过这般豪放壮丽的花云?有谁闻过这么浓郁凝重的芳香?我曾游历过江南许多名山胜水,也到过北国花城,饱览过异卉奇葩,赏遍了千红万紫,也算是“曾经沧海难为水”了,却从未见过这样泼泼辣辣地开,轰轰烈烈地开。堆雪积玉,一片琼瑶,整个山峦都成了银白的世界……啊!我陶醉在“秋菊有佳色”的瑰丽景观之中了。当时身为副县长及县文联主席的邓运才,面对这密密匝匝、重重叠叠梦幻般神奇的织锦,感概地说:“这野性的精灵,这野性的勇敢和进取,想怎么开就怎么开,想在哪儿开就在哪儿开,你根本挟制不住她,她也从不约束自己。”的确在西风里、严霜下,在万花纷谢的境遇中,菊花不屈不挠,孤军奋战,举一面金银锻造的大旗,洁白如雪,嘹亮如歌,浓烈如酒,狂放如战胜者的开怀傲笑。呵,这是一种怎样的野性美啊!在这片天空下,这片山野上,而这野性美以其烛照天地的光芒投射在她开放的态势和拓展的行动中,于生命的运行里,发现自我,表现自我,实现自我,教人体味出一种人生境界,并教人心灵久久地震颤。


  我们怀着对树美花香的爱恋,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地爬到一个山垭口。这里是通往麻阳的必由之路,是守卡的最后一道关隘。看山守卡的主人是一位饱经风霜,脸上爬满皱纹的60多岁的老人,听说来了一伙城市里的人,并且还有位县长,他很兴奋,甚至是受宠若惊,他将我们迎进小木屋,舀出甘甜的山泉水招待我们。他说他上山已30多年了,还从未见过大官到过这里,他执意要进山采两篮蘑菇,回转时作为礼物送我们。


  告别守卡老人,带着老人的满腔热情和深情厚意,我们手脚并用登上被称为金顶的西晃山顶。顶峰高达1405米,是县境内最高的山峰,每当冬春之季,积雪封顶,早晨或者傍晚,在红霞的辉映下,那山顶的白雪闪耀着瑰丽无比的奇光异彩。在晴朗的白天,阳光下的积雪覆盖在苍翠的山峰上,与蔚蓝深邃的碧空相映衬,更显得洁白晶莹、纯净、明亮、光辉灿烂!因此人们称它为金顶。顶上有一慈姑庵,我们看到的是已被土匪夷成了一片残壁断垣的遗址。关于慈姑庵曾有一个古老的传说,相传从前芷江是乌鸡国,孙悟空保护唐僧去西天取经路经乌鸡国遭难,拜请大慈大悲的南海观世音解难,女菩萨曾在西晃山顶停留过,故后人修建了这座慈姑庵。


「散文」 秋行西晃山


  我们在感叹山上没有什么名胜古迹之后,将那深邃的目光直送到四面山川的尽头,顿时涌起一阵妩媚秀丽,苍劲浩瀚的感觉。天空像一口巨大无比的天锅,将大地笼罩着,一片金色的灿烂阳光把大自然的色彩一揽无余展现在我们的眼前。蔚蓝的天空,金色的大地,特别是金顶周围那24座1000米以上的以及73座800至1000米的群峰,形成了葱绿叠障的山峦,峰峰相对,岭岭相衔,遥望有如屏风九叠锦障千层。又仿佛如凝固的怒涛,似腾跃的石虎,肃穆而壮伟,神奇而辉煌。还有那碧绿的锦江水和氵舞水,滚滚南流东去,那样的均匀,那样苍润,那样的广阔,显示出一片无边无际的寂静来。这是一种平淡而又深邃的寂静,令人神往、恍惚、惆怅、感动。山、天、水、云、风、阳光、田野、树林,村庄、炊烟,会使你那沉淀的记忆骤然再现,你会久久回味着眼前的秋意和经历的甜涩,然后情绪从沉醉中跳回到斑斓的现实世界中,往往会得到一种顿悟……


  呵!西晃山没有什么传统的文化负担,既没有那么多老子的道教色彩,释迦牟尼的佛教色彩和孔子的儒教色彩;也没有什么庙宇、塑像、浮雕、摩岩勒字、碑刻和墓地塔林;也没有屈原、谢灵运、李白、杜甫、王维、柳宗元、白居易、苏东坡、吴梦窗、张岱的壮丽诗句和锦绣文章。地处僻壤、荒野,古来历称五溪蛮地的西晃山,只是一个绿色的王国,只是一个几百万亩国家林业自然保护区。拥有的只是森林、花草、乌雀、野兽、守林山民、伐木工人、捕捉野免的青年猎手以及那成群结队,春天上山,冬天下山,颈上系着叮叮咚咚的铃铛,仿佛吹奏着仙乐的牛群……


  啊!西晃山,你拥抱住了一片绿阴、飘荡着优美的绿色流韵!


「散文」 秋行西晃山

很赞哦! ()

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