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的难处)印度全国封城3周 新冠疫情下印度穷人们的日子最难过

作者:明溦日期:国外新闻点击:

为了应对新冠疫情暴发,前不久印度总理莫迪下令印度全国封城3周,这意味着印度13亿人口不得不进行自我隔离,居家办公。

但居家隔离对于很多印度穷人来说意味着饥饿,居家隔离对于拾荒者或者街头小贩来说是个从未听过的奢侈。

相关统计显示,在印度4.7亿的劳动人口中,大约80%是临时工,他们没有劳动合同,不受劳动法的保护。很多人是在地里、在工厂里和街上的体力劳动者。

截止3月30号,印度全国范围内新冠肺炎确诊人数为1024,其中死亡人数为25人。《纽约时报》的记者近期采访了多个这样的印度普通劳动者,问他们印度在全国范围内要求居家隔离的背景下,他们如何养家糊口。

捡破烂的阿舒,12岁:“比起新冠病毒,我更害怕被警察打!”


(穷的难处)印度全国封城3周 新冠疫情下印度穷人们的日子最难过


在疫情暴发之后,阿舒和他的两个兄弟在德里最大的垃圾场混日子。他们是拾荒者,拿着一个生锈的筛子在一大堆丑闻难闻的垃圾堆里试图寻找一些金属垃圾。

如果阿舒努力工作的话,他每天可以挣到53美分(大概3.5元人民币)。但由于印度政府宣布全国封城,他和他的兄弟们已经不能正常地去垃圾场工作了,因为一旦被警察抓住,他们会被警察揍。

“我想念我的小伙伴们,以前我们总会在垃圾场见面,一起玩上几个小时,我们可以一起玩破旧玩具车和玩具娃娃,”阿舒说,“我听说从中国来了个什么病毒正在传播,但我更害怕警察和没有饭吃。”

阿舒表示:“如果哪一天我兜里的钱没有了,我们会想办法回到垃圾场来工作。"

蹬三轮的拉维达斯,42岁:“大不了要了命”

(穷的难处)印度全国封城3周 新冠疫情下印度穷人们的日子最难过


在一个周三的下午,如果不封城的话,德里应该是交通的高峰期。拉维达斯无聊地大街上蹬三轮转圈,他脑子里想的是无聊、饥饿和钱包空空。

拉维达斯说,收成好的话,他一天可以赚6美金(42人民币)。他的三轮车是从一个修车厂租来的,现在他担心自己马上要被扫地出门,因为自从封城以来,他拉不到客人。

拉维达斯的脸上挤出来担忧的笑容来,他说:“如果你连自己的住处都没有,谈何居家上班?我的家就是在三轮车上,今天是我人生第一次不得不从慈善机构那里讨要吃的。”

他说,对他而言,饥饿与新冠病毒谁最先撞上他,是一场比赛而已。“我不担心新冠肺炎,如果新冠肺炎找上门来,大不了送了命,”拉维达斯表示。

宗教流浪者巴德吉利,60岁:“这辈子我从来没见过如此惊慌的!”

(穷的难处)印度全国封城3周 新冠疫情下印度穷人们的日子最难过


在德里无人的大街上,巴德吉利赤着脚,衣服肮脏凌乱。他说自己两天没吃饭了。作为一个宗教流浪者,他通过在大街上给人祷告每天可以赚1.5美金(10块钱人民币)

他说这一辈子从来没有挨饿过一天,因为总会在锡克教或印度教的寺庙里找到吃的。但现在这些寺庙都关闭了。

在谈到莫迪政府决定在全国封城3周的决策时,他说政府做决定缺少规划,丝毫不考虑他这样的穷困潦倒之人。“我没有房子来执行社会隔离,我从一个地方流浪到另外一个地方,讨要吃的,但现在整个德里市都关闭了。”

巴德吉利说他数十年来在全印度范围内流浪,但从来没见到过印度会像今天一样陷入瘫痪。“以前在每次出现危机时,印度的寺庙都是开放的,所以我们仍然可以找到地方吃饭和睡觉,印度今天所呈现出来的惊慌我一辈子都没见过。”

水果贩辛格,18岁:“他们应该帮助我们这样的人”

(穷的难处)印度全国封城3周 新冠疫情下印度穷人们的日子最难过


每天早上,辛格和父亲会把三轮车装上满满的一车水果,然后去一个繁忙的街角出售。尽管水果贩在封城之后是可以继续上班的,但他们发现顾客不敢凑到三轮车前面来买水果。整个上午他们只有一个顾客。

“如果我们担心新冠肺炎的话,我们就会在家中坐以待毙,”辛格说,“因为我和爸爸得靠卖水果来养活全家六口人。”

辛格担心莫迪政府将会帮助大公司,而像他这样的小商贩会被忽视。尽管莫迪政府打算出台一个220亿美金的救助计划,来帮助因为疫情而失业的数百万民众,但有些人担心,像辛格这样的小商贩并不能从中受益。

“政府应该帮助像我们这样的人,”辛格说,“相比起印度的大公司,我们这类在大街上上班的人更多,如果我们不工作,我们就会没吃的。”

搬水工查汉,18岁:“如果我待在家里,我全家都的挨饿,全印度的人会没水喝。”

(穷的难处)印度全国封城3周 新冠疫情下印度穷人们的日子最难过


很多印度人家里没有自来水,或者没有安全的饮用水,所以搬水工查汉的工作在印度宣布封城之后显得不可或缺。他骑着自己的小摩的在德里的大街小巷里穿梭,车上堆着好几叠桶装水。

“如果我待在家里,我的家人就会挨饿,印度人也会没水喝,”查汉表示,“因为我的父母和5个兄弟姐妹都等着我的工资过活。”

自从封城以来,查汉每天挣的钱由之前的8美金(大约56元人民币)减少为4美金(约为28元人民币)。他说现在他不能给所有的顾客送水,因为警察不让他送水,而且会在大街上揍他,尽管在当前封城的条件下,送水和送药被认为是允许的。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