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的角落》:小孩子的恶到底从哪来?

作者:明溦日期:娱乐新闻点击:

文 | 有料的文史*autumn

前段时间,即使你没有看过《隐秘的角落》这部剧,一定也被“一起去爬山”的梗刷过屏。这部短短十二集的戏引发了网友各种解读、引申以及讨论。到底是中年人张东升更坏,还是初中生朱朝阳更坏,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我想原作者紫金陈大概率会选择后者,所以才会把书名定为赤裸裸的《坏小孩》。

《隐秘的角落》:小孩子的恶到底从哪来?

小孩,在我们的心目中一向与“纯洁”、“天真”、“无邪”这些美好的词相联,但真的如此吗?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威廉·戈尔丁在小说《苍蝇王》中,描写了一群受过良好教育的小孩们流落孤岛互相残杀的故事。经典电影《狩猎》中,看似纯洁的小女孩卡拉用谎言毁掉了一个善良男人的生活。这样的恶童形象在影视文学中还有很多,比如安德烈斯·巴尔瓦的小说《小手》与《光明共和国》,比如《告白》中杀掉老师女儿的初中生,每个恶童都让你毛骨悚然。借着《隐秘的角落》中三个小孩的形象,尤其是朱朝阳,我们来谈谈小孩子们的恶到底从何而来?

一、人性本善还是人性本恶?

讨论善恶,人性是绕不过去的话题。孔子认为,“性相近,习相远”,人性无善恶之分,大家出生的时候都是差不多的,教育使其产生不同。这与英国教育家洛克的白板说相似,他认为人出生的时候心灵就像一张白板,教育与环境使其丰富多彩。很快这种观点就被另外两种态度明确的观点所取代——孟子的性善论与荀子的性恶论。同为儒家学派的鸿儒,两位的观点却针锋相对。

长期以来,我们绝大部分人都坚信“人之初,性本善”,世界上好人要比坏人多,主要就是因为善良的本性在起作用。而坏人之所以坏,我们可以毫不费力地从原生家庭,生存环境等方面替他找到变坏的理由。但真的如此吗?我们一出生就如孟子所说,身上存在仁义礼智信的善端吗?

《隐秘的角落》:小孩子的恶到底从哪来?

著名儿童心理学家皮亚杰根据人的认知水平将一生划分为四个阶段,从出生到6、7岁,我们认为儿童最纯洁的一段时光,横跨了感知运算阶段与前运算阶段。这一时期儿童最主要的特点是什么?——自我中心主义,世界围绕我旋转,只有自我,没有他人。抛开童真、无邪这些我们堆砌的美好词汇,换另一个角度想想,小孩子难道不是最自私的人吗?一切行为都为了自我满足,这是我们人类来到世上的最初表现,这种行为可以称之为善吗?所以荀子才可以说:“人之生也固小人。”

二、人的道德是何时形成的?

道德,是社会规范,后天习得。生而为人,道德是在哪个年龄阶段形成的?

皮亚杰将儿童道德分为四个阶段:从出生到5岁属于前道德阶段,这个时候的儿童完全的自我中心,毫无道德观点;6到7、8岁属于他律阶段,儿童遵守某种规则是因为外部压力,是对权威的服从;8到10岁属于过渡阶段,儿童开始形成初步的自律道德;11岁以后,儿童进入自律阶段,倾向于考虑公平正义。这是一种理想的状态,一般来说人们都要经过这四个阶段,但是大家发展水平不同,进入各个阶段的时间也并非一成不变,有的人可能一生也不会达到真正的自律。

《隐秘的角落》:小孩子的恶到底从哪来?

此外,美国心理学家柯尔伯格根据两难故事法提出了另一种理论——三水平六阶段道德发展理论。相对于皮亚杰的结果论,柯尔伯格的道德理论更加重视行为背后的动机——即使同一种道德行为,背后的动机不同,则处于不同的道德发展阶段。

朱朝阳智商很高,这一点毋庸置疑。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后,他还能内心平静地上学、生活,可见他有一套自洽的逻辑体系与道德标准。与其分析朱朝阳处于道德发展的哪个阶段,倒不如分析他行动背后的动机更有意义。

苏格拉底有句名言“智慧即美德”,意思是一个人只有具有智慧,分得清善恶,有正确的认知,才有可能做出善的行为。朱朝阳从最初的的决定报警到中间的要挟勒索再到后来的舍弃他人,保全自我,这既有他对于公平正义的错误理解,也有内心阴暗自私的显现。

三、环境的力量有多大?

很多人将朱朝阳的“黑化” 归结于他本人的生活环境:父母早年离异,父亲缺失,母亲控制欲强,缺少同辈朋友等等。作者紫金陈说,朱朝阳的原型就是他本人,一个孤僻的小孩最终成了知名的推理作家。两人的道路截然不同。


《隐秘的角落》:小孩子的恶到底从哪来?

以前我们常讲孟母三迁的故事,现在我们习惯追溯原生家庭,好像一个人出了问题所有的责任都可以推到环境之上。不可否认,环境对人的影响非常大,有时候童年的伤痕需要一生去治愈,但作为外部因素它绝不起到决定作用。外因必须要通过内因才能发挥作用。《少年的你》中小北身在污泥中可以保存善良,《风雨哈佛路》中家庭千疮百孔的贫民窟女孩也能逆袭走进哈佛。环境的影响可以促进,也可以阻碍,可以积极,也可以消极,但最终你可以去同它争夺生活的控制权。

一点思考:

在讨论了环境、人性等问题之后,我们不妨思考一下,教育有何作用?性善论的孟子认为教育可以使善端得到发挥,性恶论的孟子认为教育可以化恶为善。道德需要教育来传递,环境可以通过教育来改变。教育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另一方面,我们是不是把教育的范围窄化为了知识教育?我们是不是又对教育寄于了过高过多的期望?究竟什么是教育?雅思贝尔斯写到:“教育的本质意味着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