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为何伊朗政府迟迟不承认乌克兰客机被失误击落一事?

作者:明溦日期:国外新闻点击:

《纽约时报》:为何伊朗政府迟迟不承认乌克兰客机被失误击落一事?

当革命卫队的导弹发射操作员在德黑兰国际机场附近发现了一个不明飞行物时,他有几秒钟的时间做出决定是否发射导弹拦截这一不明飞行物。

1月7号凌晨,为了报复美国击毙了伊朗革命卫队圣城旅的指挥官苏莱曼尼,伊朗刚刚向伊拉克的美国军事基地发射了数枚导弹,当时整个伊朗处于迎接美国反击的“战时状态”,伊朗军方当晚也警告有美国的巡航导弹正在入侵伊朗。

纽约时报:为何伊朗政府迟迟不承认乌克兰客机被失误击落一事?


导弹发射操作员当时尝试着与指挥中心取得联系,获得发射导弹拦截飞行物的命令,但当时军方的通讯系统出现了问题,所以他决定发射了一枚导弹,接着又发射了一枚。

但这个不明飞行物,最终被证明是载有176名乘客的乌克兰客机,飞机被导弹击中之后,在一团熊熊巨火中爆炸坠落。

飞机坠落几分钟后,伊朗革命卫队的高级指挥官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但从那一刻开始,他们撒了弥天大谎。

接下来3天,这些高级指挥官拒绝告诉鲁哈尼总统飞机坠落的真相,而鲁哈尼政府一直公开否认飞机是被击落的事实。但当伊朗军方告诉鲁哈尼总统事实真相之后,鲁哈尼给伊朗军方下了最后通牒:要么公布事件真相,要么他辞去总统一职。

只有在那时,飞机坠落72小时之后,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才介入,命令鲁哈尼政府公开事件真相:伊朗军方犯下了致命的错误。

《纽约时报》通过采访一些伊朗外交官、政府官员、革命卫队中的军官和一些靠近哈梅内伊内圈里的相关人士,并对比伊朗政府发表的官方声明和伊朗国家媒体对坠机事故的新闻报道,还原了坠机事故发生之后的3天内,伊朗政府尝试掩盖飞机坠落事件真相的过程。

这个报道揭秘了伊朗政府内部在掩盖事件真相、承担事故责任上的争论情况,同时也让那些在坠机事故中失去亲人、苦苦等待事件真相的民众,感到震惊。

纽约时报:为何伊朗政府迟迟不承认乌克兰客机被失误击落一事?


报道中所提及的新细节,也显示出了伊斯兰革命卫队在伊朗政治体系中的强大影响力, 他们在坠机事故这一危机中不仅成功地让伊朗总统鲁哈尼靠边站,也让很多伊朗人加深了对革命卫队和伊朗政府的信任危机。

伊朗政府内部在坠机事故上的严重分歧仍然继续,这不仅会进一步影响到对坠机事故的调查,也会影响到对坠机事故罹难者家属赔偿乃至对仍然悬而未决的追责问题的讨论。

在1月7日凌晨,当伊朗准备向美国驻伊拉克军事基地发起导弹袭击时,革命卫队几个高级军官命令在德黑兰霍梅尼国际机场附近的一个敏感军事基地部署了一些反战斗机的防空力量和装备。

伊朗准备对5天前苏莱曼尼将军被美国击毙于伊拉克发起复仇行动,也准备好迎接美国的反击行动。伊朗军方当时完全处于“战时状态”。但由于悲剧性的误判,伊朗政府当时仍然继续允许商业航班在德黑兰的机场起飞和降落。

纽约时报:为何伊朗政府迟迟不承认乌克兰客机被失误击落一事?


伊朗革命卫队防空部队指挥官阿里·哈吉扎德在1月10号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7号凌晨准备报复时,他们的防空部队已经要求伊朗官员关闭伊朗领空和让所有进出德黑兰的航班停飞,但是这并没有实现。

革命卫队和伊朗其他一些官员告诉《纽约时报》,因为伊朗官员认为,关闭德黑兰机场会制造大众恐慌,让民众觉得伊朗与美国的战争如箭在弦上。他们还认为,不关闭机场,让民用航班继续进出,会给美国对伊朗的军事回击制造一定的威慑,能有效地把正常起飞和降落的一趟趟航班的乘客当成人肉盾牌。

在伊朗发射导弹打击美军基地之后,伊朗中央空防司令部发出了一个警告,提示美国的战机已经从阿联酋起飞,一大波巡航导弹正在飞往伊朗的路上。

纽约时报:为何伊朗政府迟迟不承认乌克兰客机被失误击落一事?


当时发射导弹击落乌克兰客机的军方操作员刚好听到了这一警告, 但随后伊朗军方发布的另一条信息表示此前发布的警告是不正确的,而这一信息操作员并没有接收到。

关于美国战机已经起飞的警告可能也是错误的。美国军方官员对《纽约时报》表示,当时并没有美国军机进入或者靠近伊朗领空。

当操作员发现乌克兰客机之后,他立刻向上级请示开火的许可。但是由于伊朗军方当时的通讯系统出现了故障,他并没有联系上自己的上级。于是在不到30秒钟的时间间隔,他连续发射了两枚导弹。

导弹发射后不久,正在伊朗西部指挥报复美国行动的阿里·哈吉扎德将军通过电话得知了这一消息。哈吉扎德在10号的发布会上表示:“我随后打电话告诉了伊朗官员这一消息,我们非常有可能击中了自己的飞机。”

在哈吉扎德回到德黑兰之后, 他将发射导弹击落飞机的情况,告知了伊朗军方的三个大佬:伊朗武装部队总司令兼中央空防司令部指挥官穆萨维、伊朗总参谋长巴盖里和伊朗革命卫队总司令萨拉米。

伊朗的军队有两只,分别是武装部队和革命卫队,其中革命卫队直接听命于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当时两支部队的总司令都知悉了相关情况。

纽约时报:为何伊朗政府迟迟不承认乌克兰客机被失误击落一事?


哈吉扎德将军当时建议他们不要将实情告诉整个空防部队的基层官兵,因为他担心了解真相会妨碍他们对美国真正入侵反击做出回击的能力。

哈吉扎德本周在接受伊朗媒体采访时表示: “当时我们这么做是为了国家安全考虑,因为告诉他们实情会削弱我们的空防能力,基层官兵会怀疑一切。”

所以伊朗军方秘密地成立了一个事故调查小组,成员来自革命卫队的空防部队、武装力量的空防体系、情报部门和网络专家。所有调查小组的成员被完全隔离,并不允许跟任何人说话。

调查小组检查了机场数据、乌克兰客机飞行路径、雷达数据乃至导弹发射员与伊朗中央空防司令部之间发布的警告和信息。坠机事故的目击者,包括扣动发射板机的操作员、他的上司以及所有其他相关的人士,被审问了数小时。调查小组甚至还调查了美国或者以色列扰乱伊朗空防系统或短波信号的可能性。

纽约时报:为何伊朗政府迟迟不承认乌克兰客机被失误击落一事?


“直到周三傍晚(1月8号,飞机坠落第二天傍晚),我们才自信地知道发生了什么,” 伊朗革命卫队总司令萨拉米在伊朗议会一次会议上对议员们表示,“我们的调查小组最后得出结论,飞机是因为人为失误而坠落的。”

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立刻知道了事故原因。但是伊朗军方没有通知伊朗总统鲁哈尼和伊朗其他民选官员,公众当时就更加不知道事故原因了。

伊朗革命卫队成员、外交官和多位知情的官员对《纽约时报》表示,伊朗军方的高级将领讨论过在客机黑匣子被打开和正常的民航调查结束之前,要保守这个秘密。这些将领认为,这一过程往往花费数月,这样一旦事件真相浮出水面,他们有足够多的时间来处理与此相关的国内外负面影响。

伊朗政府刚刚在2019年11月平息了一场反对汽油涨价的民众抗议活动。由于2020年1月初伊朗革命卫队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将军被美国杀害,加上伊朗为此对美国实施了军事报复行动,伊朗国内的民众情绪高涨,国家凝聚力空前提升。伊朗政府担心,过早承认事件真相会给这种高涨的国民情绪泼一盆冷水,甚至触发新一轮反政府的抗议活动。

纽约时报:为何伊朗政府迟迟不承认乌克兰客机被失误击落一事?


革命卫队一名匿名成员表示:“这些高级将领建议隐瞒事件真相,因为他们认为这个国家没法再面对更多的危机,因为最终不惜一切代价维护伊斯兰革命政权是我们的终极目标。”

1月8号晚上,伊朗联合参谋部发言人社克尔奇告诉伊朗媒体,那些暗示乌克兰客机被击落的言论是不折不扣的谎言。

1月8号

1月8号,乌克兰的调查小组抵达德黑兰,西方多国官员公开表示,他们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乌克兰飞机坠落原因为被击中。

当天从伊朗民航组织负责人到鲁哈尼政府发言人拉比伊都发表声明,否认了飞机被击落的说法,伊朗官方媒体也对此进行了大肆报道。他们表示,任何暗示飞机被击落的说法是西方的一个“阴谋”和“心理战”,目的是为了削弱伊朗。

但私底下,伊朗政府起了警觉,也在换衣西方的说法是否确有其事。伊朗总统鲁哈尼,曾经在伊朗军方服役多年,是个成熟的军事战略家。鲁哈尼和他的外长扎里夫在坠机事故发生后接到了很多来自外国领导人和外交部长的电话问询,但他们都没有接听。由于伊朗军方隐瞒情况,鲁哈尼和扎里夫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无可奉告。

在伊朗国内,公众舆论在发酵,给政府施压,要求他们对西方的坠机说法做出回应。

在坠机事故的罹难者中,一些是伊朗最聪明的天才, 他们包括知名的科学家和物理学家,数十名年轻的顶尖学者和世界名校的毕业生,以及6名在国际奥数和物理比赛中获得金银牌的人。罹难者中,还包括两对刚刚完婚的伉俪,还有很多孩子。

纽约时报:为何伊朗政府迟迟不承认乌克兰客机被失误击落一事?


罹难者的家属们要个说法。伊朗的社交媒体平台上充斥着对坠机事故歇斯底里一样的评论,一些人斥责伊朗残杀了自己的同胞,还有一些人指责这类说法等同于“背叛自己的国家”。

对于大部分伊朗人来说,他们接受信息的主要渠道是来自国外的波斯语卫星电视频道,VOA、BBC等波斯语电视节目大肆地报道坠机事故,包括报道西方官员将坠机事故定性为被击落的表述。

伊朗一些官员对《纽约时报》表示,鲁哈尼尝试着多次联系伊朗军方的高级军官,但他们并没有回复鲁哈尼的电话。鲁哈尼政府的官员也联系了他们在军方认识的人,但被告知西方的指责是错误的。伊朗民航组织联系军方人士得到的答复是一样的。

“1月8号对于伊朗来说是疯狂的,”鲁哈尼政府发言人拉比伊在随后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伊朗政府连续多次给军方打电话,问询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所有的问询得到的答复是并没有发射任何导弹。”

1月9号

1月9号上午,鲁哈尼政府发言人拉比伊再次发表了一个声明,称指责乌克兰客机被伊朗击中坠毁的说法是个“天大的谎言”。

然而几个小时以后,伊朗军方的高级指挥官召开了一个秘密会议,告诉鲁哈尼总统飞机的确是被击落的。

亲近鲁哈尼的伊朗官员告诉《纽约时报》,鲁哈尼在听到这一消息之后大怒。鲁哈尼要求伊朗必须立刻承认犯下了一个悲剧式错误并表示承担任何后果。但伊朗军方认为这样做不妥,将会扰乱国家稳定。

对此鲁哈尼总统以辞职相威胁。

鲁哈尼表示,美国和加拿大分别作为客机的生产国和坠机事故遇难者的籍贯国家,已经被邀请参与事故的调查,他们最终会公布真相。隐瞒真相无论是对于伊朗的国家名声还是对于伊朗民众对政府的公信力,都将产生巨大的打击,而伊朗在这个时候是不能承受更多的压力的。

当总统鲁哈尼与伊朗军方相持不下的时候,同样参加会议、亲近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一名人士,最后将这一僵局向哈梅内伊做了汇报。哈梅内伊随即做了指示,要求鲁哈尼政府准备一个承认客机为人为失误原因而坠落的公开声明。

随后鲁哈尼向多位内阁成员通报了事件真相,他们都大为震惊!

鲁哈尼政府发言人拉比伊,在知道事件真相之后,大为尴尬,甚至几乎崩溃。一位对伊朗教士阶层持批判态度的人士,阿巴斯·阿巴迪告诉《纽约时报》,在他当天晚上跟拉比伊聊天时,拉比伊非常焦虑,甚至在哭泣。

拉比伊告诉阿巴迪:“一切都是骗局,整个事件就是个骗局,我能做什么?我的名誉扫地!”

阿巴迪认为,伊朗政府在坠机事故上的表现已经不仅仅是撒谎,“ 在坠机事故上,伊朗最高层存在一种系统性遮丑的情况,以致于他们不可能摆脱这场危机。”

伊朗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这次会议首次由哈梅内伊主持,会议起草了两份声明,其中一份声明以伊朗联合作战参谋部的名义发表,另一份以伊朗总统鲁哈尼的名义发表。

在起草声明中,如何措辞成为了各方争论的焦点。与会的一些人认为,应该在声明中写明美国或者以色列或许参与制造了这起坠机事故,因为他们可能扰乱了伊朗的雷达系统或者军方通讯系统。

但伊朗军方对此表示反对。阿里·哈吉扎德将军认为,人为失误发射导弹造成坠机带来的羞辱事小,承认伊朗军方的通信系统容易被敌人攻破所带来的羞辱事大。

伊朗民航组织随后表示,没有证据表明敌人扰乱了雷达系统。

1月10号

1月10号上午7点,伊朗军方正式发布声明,承认乌克兰客机被伊朗军方失误击落。

但这一爆炸式的认错,并没有结束伊朗政府内部在坠机问题上的争论。伊朗革命卫队想把责任推给失误发射导弹的相关人士身上,为此导弹操作员和其他10名相关人员已经被逮捕,但是伊朗官方没有公布他们的身份,也没有公布这11个人是否已经被起诉。

但鲁哈尼总统希望进行更广泛的追责,包括对整个军方指挥系统进行调查。鲁哈尼认为,革命卫队承认错误只是第一步,还需要进行其他的调查和追责行动。鲁哈尼的发言人和律师已经要求被告知为什么事件发生后鲁哈尼不能第一时间知道真相。

在伊朗军方的声明发布1小时15分之后,鲁哈尼在自己的声明中也表达了不能第一时间知道真相的担忧。在声明中,鲁哈尼表示,他是在数小时之前才知道事件真相的。

鲁哈尼如此措辞,让人不解,承认了他作为伊朗最高级别的领导阶层之一竟然被蒙在鼓里的事实,而在此之前伊朗人和整个世界都向鲁哈尼政府讨要说法,但鲁哈尼政府却在帮忙兜售谎言。

事发后鲁哈尼的高级顾问和萨米丁·阿什纳在推特上表示:“在我们看来是新闻的却是谎言,在我们看来是谎言的却是新闻,为什么?为什么?”

文章评论